大马教育面对的困境以及突破

自1816年位于槟城的大英义中学(Penang Free School)建立以来,马来西亚的教育方法可以说是只有少许的改变,时至今日学生们依然必须坐在课室里使用铅笔和纸张来记录老师在课堂上所教导的。

马来西亚教学方法的停滞不前,连带的也让我国的学生和教师在教育方面缺乏了创新的思维。

随着千禧年的到来,同时也带动了无数的科技创新和发展。过去10年里,社会、运输、工业以及行政技术等领域都已取得突破发展。

但是却基于某种原因,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大马教育的教学方法在技术上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转变。教育虽然是国家发展基石,但它却停滞不前。

根据研究显示,若将技术和媒体融入儿童早期的学习环境、课程以及日常作息中,将能增强儿童的早期学习。

那是因为透过技术的使用,可以帮助儿童在孩提时代刺激他们的脑部发展,儿童将更容易理解知识并且把这种学习过程视为一项娱乐活动来进行。

同一项研究中也发现,技术对于双语学习者来说是非常有效的工具,因为它提供了一些让学生在学习第二项语言时的特别功能,比如说能让学生在课堂之外也能有练习的机会。这种特点对双语又或者是多元语文社会比如说马来西亚来说非常有用。

若再将我国教育系统的发展与西欧国家又或者是其他亚洲国家相比,相形之下更是有明显的区别,因为他国早已使用先进的教学技术多年。

以荷兰为例,该国把科技融入他们的教育体系而他们的学生在科学、数学以及阅读的学习表现,都位居世界的10强以内。

另一个处于领先地位的就是韩国,他们在公立学校合并应用,将投影机以及电子闪卡,达到傲人的教育表现。而我们的邻国新加坡,去年位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排行榜首,该国在公立学校内提供笔记型电脑给学生们学习。

至于我国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名单内的76个国家中则排行第52,说到这里,确实让人沮丧。

而在另一项以数学和科学作为重点的研究中则显示,我国在数学以及科学的评分分别为465以及471,同样的研究其他国家则获得平均500以上的评分。

当然,我国政府也曾尝试将21世纪的教学法纳入本地的政府学校,其中 1Bestari Net的设立就是为了让国内一万所学校能获得4G网络的连接。但无奈的是,虽然在政府合约内显示在过去的15年间已经花费了高达40.7亿令吉的成本,却依然被国家公共账务委员会形容为那是一项“失败”的项目。

自那时候开始,私人公司开始接手,然后设计出适合孩子早期发展的教育模式,Eduspec就是其中一家。

我们如今正身处于一个以“数位素养”作为强制性工作技能的时代,Eduspec专注指引幼儿教育者及学生如何使用、整合和评估科技。

Eduspec已经在我国推行了三项主要课程,即:运算思维(Computational Thinking)、机器人学(Robotics)以及编码(Coding)给小学阶段的学生。这些课程都是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早期儿童教育专家的咨询下而特别设计。

6,25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