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最近好戏不断,但若要选出能在大马各族群引起讨论并赞好的电影,相信赶在2016年结束前上映的宝莱坞电影《摔跤》(Dangal)会是其一。

UTV Motion Pictures

注意:扰流警报

【电影】《摔跤》摔掉了“父亲”吗?

by 娱乐, 文化

《摔跤》能引起关注并非偶然。它是由大名鼎鼎的印度影帝阿米尔汗(Aamir Khan)担任制作人及主演,加上罕见的摔跤剧情,从2016年12月第3周开画至今,已在全球取得接近8000万美元的票房佳绩。

电影剧情按真人真事改编,讲述一名印度前摔跤国家冠军玛哈维尔(Mahavir Singh Phogat,阿米尔汗饰)训练他两名女儿成为摔跤手,进而在2010年德里共和联邦运动会上采金夺银的故事。

一些网民与媒体褒扬《摔跤》乃提倡性别平权之作,但综观整部电影的性别权力铺排,这个结论实有可议之处。

女儿成儿子替代品

电影伊始,玛哈维尔就希望妻子能生男,以圆自己无法参加国际摔跤赛,为国家夺金的梦想。然而,一连四胎女儿的残酷现实,令玛哈维尔心灰意冷。

惟一次偶然的机会,让玛哈维尔灵机一动,决定把梦想寄托于长女吉妲(Geeta Phogat)和次女芭比妲(Babita Phogat)。

他无视妻子的反对,不理街坊异样眼光,执意要将她们培训成顶尖摔跤手。

自此,尽管当时还是小学生,吉妲和芭比妲就开始接受地狱式训练,从早上5点就起床受训,之后再上学,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心上床,周而复始。

玛哈维尔为了有利训练,强迫她们放弃印度传统服装,改穿T恤短裤,更无视女儿泪流满面,狠心地剪掉他们的长发。

直观上,此举挑战印度传统性别角色,但吊诡的是,父亲的权力却无比扩张,两名女儿的主体反之被压缩至无形。

新旧父亲的异与同

虽然玛哈维尔个人意志的施展,无意间冲击了印度传统性别桎梏,使得其两个女儿得以离开“学做家务,等待嫁人”的印度传统女性的命运,这点无疑有进步意义。

而电影也“安排”了吉妲与芭比妲的一名14岁的“早婚”女同学,突出玛哈维尔的“新好男人”形象。

这名女同学的父母视她为“赔钱货”,硬把他嫁给一名老翁,以摆脱她这个包袱。女同学在婚礼上一脸愁苦,羡慕吉妲和芭比妲,有个为她们着想的好父亲,要栽培她们成为杰出的运动员。

只是,从旧式坏父亲到“新好父亲”,男性权威依然没有消减,玛哈维尔强迫两名女儿臣服于他为国夺金的意志,一切由他说了算,这种强悍作风跟“强迫女儿出嫁”没有太大差别,只是多了受现代社会接受的“良善”出发点。

否定女性成长自主

无论如何,女同学一席话令吉妲与芭比妲茅塞顿开,自此不再偷懒,勤奋训练,而吉妲也攀升全国冠军,进入国家体育学院,受训为国“出战”。

至此,玛哈维尔的“父亲”权力受到了挑战。这个挑战者不是别人,正是玛哈维尔自己的“好父亲”,那个他在兹念兹的“国家”。

摔跤队“国家”教练唾弃他教吉妲的“土炼钢”技能,在吉妲和众人面前,狠狠地摔破他的权威形象。

在两种男性权威冲撞下,吉妲却获得难得的自我成长空间,摆脱父亲的牢牢掌控,在少女情窦初开下探索新世界,蓄长发、血拼、涂指甲油、学习舞蹈、看电影等。

吉妲这种成长却最终发展为吉妲跟玛哈维尔之间的父女冲突,在一次回乡探亲时,吉妲更在摔跤场上一举把父亲打倒在沙地上。

不过,这种“弑父”行为不得祝福,电影剧情将之定性为“堕落”和“叛逆”,不得好下场,吉妲在国际赛事上连败不止。但在此同时,通过镜头交叉转换,电影凸显她妹妹芭比妲的“听话顺服”,在依循父亲指导下,连连胜利而来到国家体育学院。

这一败一胜的对比,突出“不听话女儿”与“听话女儿”的坏好下场。

最终,吉妲在赛事不断挫败后,听取妹妹的劝告,拨电话向玛哈维尔求援,回归“驯服女儿”的位置。

金牌换取父亲肯定

吉妲与芭比妲小时受训时,她们的母亲曾向玛哈维尔抱怨,担心女儿参加摔跤会导致她们嫁不出去。当时,玛哈维尔自信地放话,只要他成功,届时是女儿选男人,而非男人选她们。

在另一幕,国际金牌战前夕,玛哈维尔向女儿精神讲话,提醒吉妲的胜利将成为印度其他千千万万女性的楷模。

这些看似推崇女权的情节其实只是《摔跤》的旁支,而电影透过吉妲堂哥的男性视角,看叔叔如何达成“为国争金”心愿,恐怕才是真正主轴。在这种脉络下,吉妲与芭比妲反沦为男性荣耀的工具。

电影尾声,吉妲勇挫强大对手赢得金牌,惟她选择抛下教练和媒体,奔向玛哈维尔,领取“父亲”给予的荣耀封赏,一句“我以你为荣”。

而坐在荧幕前的你,是看到一名望女成凤的父亲,还是看见一名完成父亲心愿的女儿?《摔跤》到底是推崇性别平权,挑战印度根深蒂固的价值观,还是以国家荣耀来粉饰新形式的性别压迫?《摔跤》真的摔掉了“父亲”吗?

57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