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智能电表的迷思

有关智能电表的迷思

有关智能电表的迷思

近期在马六甲开始了阶段性的智能电表更新,而期间在社交媒体和通讯软件上流传的种种阴谋论,到底孰真孰假?

谣言1:智能电表的更替工程于马六甲开始,而并不是吉隆坡,因为吉隆坡有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用户,他们了解智能电表的危险性。

作为马来西亚唯一采用绿色城市行动计划(GCAP)的州属,马六甲率先全面实施智能电表。实施智能电表项目恰恰符合了马六甲州政府成为先进州地位的愿景和愿望,这也同时面向马六甲新口号的倡议 权威马六甲。智慧。绿色。清洁。(Melaka Berwibawa. Pintar. Hijau. Bersih.)

谣言2:智能电表收集并存储用户的个人信息。

智能电表仅收集和存储以下数据:

a)耗电量

b)仪表相关讯息

c)电流质量

智能电表不会收集和存储任何个人信息。

谣言3:智能电表发出 X 射线辐射 (X-ray)

智能电表所发出的射频属于非电离射频 (Non-ionising) 辐射,如Wi-Fi和蓝牙免提套件,并不是 X 射线辐射。

谣言4:智能电表可导致癌症和电磁超敏反应 (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及干扰心律调节器等医疗设备。

以下是其他电子设备跟智能电表使用一样频率进行射频发射的比较:-

人类的安全相对功率水平是每平方厘米1000微瓦(Microwatts per square centimeter)。

与您每天使用的手机,家用Wi-Fi和微波炉相比,智能电表的射频最小且相对较低。

智能电表中的射频元件经过了广泛而严格的测试。 智能电表已获得许多国家的政府机构包括马来西亚的认证。这确保智能电表符合马来西亚通讯和多媒体委员会(MCMC)制定和监管的法规和安全标准,安全供公众使用。

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智能电表会导致癌症和电磁超敏反应及干扰心律调节器等医疗设备。

谣言5:智能电表技术是光明会的秘密行动,旨在实现 21世纪议程的阴谋,把世界人口减少至 5 亿。

《 21世纪议程》是由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期间形成的21世纪可持续发展全球行动计划,它涉及人口,食物,安全和能源资源的管理确保将来的全球发展不受影响

其中的重点在于人类文明的永续发展,消灭人口这种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自然也不攻自破。

如果确实是光明会的秘密行动,那普罗大众未免也知道太多了吧?

马来西亚 NIMPMOS 移动应用推介礼 兼 与 MONTGOMERY SECURITIES LLC 谅解备忘录签字仪式

马来西亚 NIMPMOS 移动应用推介礼 兼 与 MONTGOMERY SECURITIES LLC 谅解备忘录签字仪式

一家马来西亚公司 NIMPMOS Sdn Bhd 已经正式隆重推出了 iOS 和 Android 移动设备的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专注于视频广播和 VoIP 相关产品和服务 , 自从2018 年3 月发布以来,该应用已吸引了来自东南亚的许多年轻人。

NIMPMOS SDN BHD 与 MONTGOMERY SECURITIES LLC 之间的谅解备忘录签约仪式在万丽酒店举行,吸引了超过1500 位与会者。

NIMPMOS 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 姚采辰小姐, 首席运营官, 许育婷小姐, Montgomery Securites 董事总经理 LLC John Alfred Ritter 和 区块链顾问 Nassar All Achkar 先生 出席了此次活动。

据姚采辰小姐说他们相信 NIMPMOS 团队能够不断开发新的直播功能,也同一时间招募和培养更多有影响力的网红,成为是 NIMPMOS 团队的一份子。除了直播,这些网红将代表公司参加活动,拍摄,品牌代言和出现任何能够为公司创造收入的活动。

除了提供直播平台,NIMPMOS 也是一家一站式互联网解决方案公司,提供诸如社交媒体营销,视频制作,照片拍摄和现场节目录制等额外服务。

作为企业社会责任,NIMPMOS SDN BHD 向 6 个社会福利院捐助了1 万令吉的慈善捐款:

  • Pertubuhan Baitul Rahmah (Country Home Rawang)
  • Baitul Ulfah (Seri Kembangan)
  • Pertubuhan Kebajikan Anak Yatim Mary (Setapak, Kuala Lumpur)
  • Pusat Penjagaan Kanak-Kanak Cacat (Taman Megah, Petaling Jaya)
  • Charis Home (Kuala Lumpur) 和
  • Angel Children’s Home (Old Klang Road, Kuala Lumpur)
  • NIMPMOS SDN BHD 推介礼当天的表演嘉宾有马来西亚著名歌手,黄明志和四叶草。

    回首10年净选盟

    回首10年净选盟

    五场Bersih集会如何改变大马政治轨迹。

    10年前的11月10日,吉隆坡发生了一场震撼国内外的大集会 – bersih,净选盟。就在这个净选盟运动10周年纪念日到来的当儿,在这一期的《三分钟看懂》,我们就一同回顾 5场Bersih运动,如何在过去10年改变我国的政治轨迹。

    “聘吧”——跨平台找工作时代来临!

    “聘吧”——跨平台找工作时代来临!

    全新手機應用程式“聘吧”正式在大馬推介讓您求職“一指”搞定!

    随着流动装置慢慢取代传统型电脑,招聘流程也慢慢地搬到手机平台中,最新的移动招聘平台—— 聘吧,一款集求职与求才的专属手机应用程式,正式在马来西亚举行推介!

    透过聘吧,整个招聘过程能更加流动化,用户可透过聘吧动态消息上得知征才资讯,并直接以个人档案申请聘吧上发布的职缺,用户可以直接点评、打分外,在寻找工作时,聘吧的系统还会顺应你个人要求,为你做出自动匹配,为您节省时间,同时也能更有效率找到对的专才及对的公司!

    聘吧的目标有两大部分:“求职”帮助个人寻找合适的职位;“求才”帮助招聘单位找到合适的人才,在广阔的人才网络中,为伙伴及伙伴企业提供协助,不止让求职者随时随地浏览不同的工作机会,也致力为企业搜寻、招募及发掘本地及来自全球各地的优秀人才。此外,聘吧手机应用程式的特点包括:人才上传个人简历,让企业直接找到你;地图找人才或需求;音频介绍功能;视频介绍功能;系统自动匹配;即时沟通及性格智能匹配。

    人才上传个人简历,让企业直接找到你

    用户(或求职者)可把完整的个人简历上载到聘吧的个人简历管理系统中,用户可随时上网修改、更新,搜寻招聘职位、查阅投递简历记录、获取求职意向分析。透过该系统的运作,以最合适的方式将外来的应聘者信息传递到各企业,协助人事管理人员以最高效的方式完成招聘工作。

    地图找人才或需求

    工作地点是许多人在找工作的优先考量,所谓时间就是金钱,聘吧从心体贴广大求职者,推出“地图找工作”功能,针对不同地区的求职者,从地图上清楚掌握周边的工作机会,非常方便!例如,公司或企业在需要临时工作者时,可在公司或活动的5公里以内寻找适合的求职者;求职者也可以选择邻近住家的工作机会等。

    音频介绍功能

    聘吧加入了实时音频介绍功能,求职者可录下“声音个人简历”,然后发送给相关工作求职,该功能适用​​于主持人、歌手、声音工作者等,而服务行的企业包括传媒公司、广告公司等,可查求职者的基本资料和“声音”素质,如果满意,可以直接联系对方。

    视频介绍功能

    聘吧主打异步视频面试,具体过程就是求职者根据一些系列的求职问题,录制一段10至15秒的视频,与面试官直接“面对面”即时沟通,面试官可在该现场视频中,直接找到合格的求职者,省时省力,即方便找到“对“的人。

    系统自动匹配

    为配合不同行业及求职不同需求,聘吧会根据用户提供的讯息,为求职者提供各类与个人职业发展有关的信息,一旦有工作空缺出现并与您的专业技能匹配时,“系统自动匹配”功能即时启动,即达到“人才速配”功能,节省许多找工作的时间。透过人性化的筛选方式,企业能更快、更有效地找到符合条件的人才。

    即时沟通

    透过简讯方式,能与征才企业即时联系,双方还可以直接通话与线上面试,不怕履历表石沉大海,对工作内容、公司薪酬福利等问题,求职者与企业进行双向沟通,相当方便。

    性格智能匹配

    对于应聘者来说清楚地了解自己的能力、性格、语言和兴趣是人职匹配的前提和基础。聘吧会为企业搜集相关资讯,并反馈给企业,让企业在征选人才的时候,除学历与工作经验外,透过其他方面的资料对求职者作整合分析。

    聘吧计划在未来36个月,将于亚洲地区总人口共接近20亿的10个国家推出。一旦达到保守估计的5百万活跃用户(20亿总人口当中),聘吧将让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以筹备更多资金开拓西方市场。根据一家著名的纽约咨询公司Financial Ventures Group(FVG)进行的估值分析,以500万活跃用户评估,聘吧的市场估值为、可达12亿美元。

    欲知更多详情,请浏览聘吧官方面子书:

    https://www.facebook.com/Pinba4U/

    走入特米亚人聚落

    走入特米亚人聚落

    走入特米亚人聚落

    高俊麟,2017年2月23日

    吉兰丹话望生的森林不再平静,甚至暗流涌动。多年的滥伐活动,直接威胁当地原住民的生计和文化,导致原住民“揭竿起义”,屡设路障阻挡发展,却也屡遭当局镇压。

    我在话望生的接待家庭这么告诉我。42岁的安加(Anga Anja)是特米亚族原住民,他本身也直接参与抗争,设立路障阻止伐木商进入原住民习俗地。

    我抵达话望生那天,安加为我准备了简单但美味的午餐,象征当地原住民的好客本性。但这也不禁让人担心,若他们周遭的森林都被砍伐,剥夺了生活方式和生计,他们该何去何从。

    桌上摆着的是烤番薯、鱼、菠萝蜜等,还有米饭和甜茶。安加的猫咪在邻房不断喵喵叫,听起来有些凄惨,想必是要加入我们的丰盛大餐。

    而我们这边的气氛也有些沉闷,因为安加正在担心,他的孙儿们未来还能否煮出如此丰盛的美食。

    安加(见下图)来自话望生巴隆村(Kampung Barong)的特米亚聚落,他周遭的土地都面对滥伐森林的威胁。一向个性温顺的特米亚族,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之时,也不禁感到担心与愤怒。

    “我们觉醒了,而我们感到难过。我们的孙儿如何继续生活?”

    “我可能随时会过世,但我们的孙儿之后要如何生活?这就是我们必须醒觉的原因。”

    3万公顷树林消失

    根据全球森林观察(Global Forest Watch)收集的卫星图像,吉兰丹的树林覆盖率在2000年是120万公顷。但到了2014年,接近3万公顷(约20.9%)消失了。

    “(伐木地点)不会离我们很远,就近在咫尺。我们周遭都被伐木区包围。就在昨天,他们(伐木商)说要把所有树木都砍下。他们说,那是森林保育区。”

    这个比例若和许多国家的森林砍伐程度比较,或许算是一般。而同时期的全国树林覆盖率减少比例则是约19.1%,相差不多(注)。

    全国覆盖率减幅最高的是森美兰州(33.9%)、柔佛(31.5%)和马六甲(30.3%)。

    不过,在卫生图上看着绿色大地变成红色,并不能真正了解问题所在。对安加和其他村民而言,滥伐森林更是直接冲击他们的文化和生活。对于如我们这样的局外人,或许只有走入原住民村落,亲眼所见才能了解。

    巴隆村(Kampung Barong)是我的话望生行程第一站,前一天晚上我在瓜拉立卑(Kuala Lipis)留宿,汽车还有铺好的路可行。

    之后必须经过50公里的颠簸才能抵达村落。这个距离一般只需半小时的车程,但坐在四轮驱动车上,经过崎岖不平的泥泞道路和河流,却用了三小时才抵达。

    一路上,我和录影师经过一大片被开垦成油棕园的土地,几经波折才到真正的森林。这些被砍伐的地方,曾是墓地、丰富的果园和狩猎地。

    我们的司机说,庆幸路上只下了小雨,否则即便是这些坚固的四轮驱动车,也会陷入泥沼。一路上,他也惊叹数年前经过此地时,身旁都还是绿油油的森林。

    丹政府的除贫计划

    和安加见面后,他迫不及待地分享,数年前和村民们第一次听到丹州政府的除贫计划——人民园地(Ladang Rakyat),那和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的定居计划有些类似。

    那是7年前,约下午4点,安加和其他巴隆村的居民在村外的岔路,等待搭车出席宗教课程。

    “约5点钟,我们听到铁桥附近有链锯声。那是第一次有这样的事发生,而且他们(外籍工人和本地发展商)为何去到墓地?甚至在那里扎营?”

    “听到链锯声后,我的朋友过去探查,看见有很多车辆停在那里,就前去问那些人:‘先生,你们怎么来这里的?’”

    他们发现,这些工人来清理土地,为人民园地计划做准备。原住民当然不允许,因这片土地是墓地,周遭是原住民照料的丛林。

    不料,工人不予理会,声称那不是原住民的丛林,甚至揶揄说那些榴莲树是熊粪变出来的。

    安加的朋友回到部落,将此事告知村民。

    “我们想了又想,在那之前只知道有伐木商会摧毁树,不知道还有其他计划。现在我们知道了。”

    他说,当时他们决定是时候行动,因为文化和生计备受威胁。

    2012年首次设路障

    于是,第一次的反伐木路障在2012年1月建立起来。当时,话望生31个村子的约300名原住民参与抗争,控诉他们的祖地被州政府掠夺,再转手于伐木公司和人民园地计划。

    这个路障是西马有史以来第一次类似行动,一直到今天都还在继续。路障也频频被当局拆除,特米亚人甚至将丹州政府告上庭,指他们的习俗地遭侵占。

    州政府也指控,原住民的抗争行动是受外人唆使。他们的律师西蒂卡欣(Siti Kasim)甚至被说成是因为反对执政丹州的伊党政府,才会支持原住民社群的抗争。

    伊党中委莫哈末沙努西(Muhammad Sanusi Md Nor)在去年12月,就曾如此批评西蒂卡欣。

    “丹州的这项(原住民)课题是由政党挑起的,并和那些反对伊斯兰法的人联手,如西蒂卡欣,以对付丹州政府。”

    “她(西蒂卡欣)即不是环保分子,也肯定不是关心原住民的人。”

    不过,我到话望生采访的不同村落的原住民,皆强烈否认这点。他们强调,设立路障是自己的行为,并非受外人指使。

    Angah bin Along
    Kampung Chemal 村民

    “外人”的各种协助

    若说这些“外人”做了任何事,那就是为原住民抗争注入一些影响力,也让抗争维持在非暴力的状态。

    “我们用嘴巴抗争,用书信抗争,不用拳头、枪械、或飞镖。我们守法,我们通过法律诉求,通过法律斗争。”

    安加的说法,也获得布巴拉(Pos Balar)村长阿烈布素(Alek Busu,见图)的呼应。他说,抗争是自己的选择,但其他人也给予建议,例如该如何行动。

    “没有什么外来影响。我们只是寻求他们的意见,了解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外人不会动摇我们。”

    “外人只是提供意见:如果你主张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就以正常手段,通过合法途径进行。我们用合法的方式,因为不会造成破坏。我们依照法律,通过法院。”

    “那是我们的决定。”

    阿烈刚刚打猎回来,腰际间还挂着一巴砍刀和匕首,他也对觅食的森林资源遭剥夺感到担忧,更担心习俗地被侵占。

    “我们设立路障,是因为伐木和我们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我们觉得不对。伐木商入侵我们的习俗地,使得生计皆受影响。人民园地计划亦是如此,因他们并未征询任何村民的意见。”

    “他们没有咨询(村民委员会)主席或村长,不尊重我们,所以我们感到失望。”

    “雨季来临时,受苦的是我们。2014年,有3个小孩因水灾而死亡,水患是我们反对伐木的原因之一,它破坏我们的生活和生计。”

    “森林的植物都没了,我们的果树也是如此。这就是我们设立路障的原因,我们不喜欢(伐木)。”

    州政府少接触原民

    根据《马新社》去年12月4日的报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否认边缘化原住民,相反地认为该州相当顾及原住民的福利。

    他说,该州已经将973公顷的土地宪报为原住民保留地,另外1万9000公顷是供作原住民活动地域。

    “不该挑起这个议题。吉兰丹的原住民社群只有1万人,该区域应该是足够的,不应该再挑起课题。”

    尽管州政府自认已有这样的措施,但因为少和原住民接触,导致州政府和原住民的矛盾加深。

    根据阿烈的说法,原住民尝试将诉求带到丹州大臣办公室,但备忘录却不被接受。

    “他们(大臣办公室)说这些事应该带到原住民发展局(JAKOA),但我们去拜访时,原住民发展局又说是森林局的事。我们去见森林局,他们又要我们去找州政府。”

    原住民的美好生活

    在原住民和州政府之间的路障拉锯战中,安加向我分享什么是特米亚人的美好生活。

    他说,曾有人民园地计划的一家公司,献议给巴隆村1万令吉,据称不带任何附带条件。而村民最后拒绝了这笔钱,他们希望能保住森林,至少能长期赚取收入,而非接受一次性的巨款,最后却失去祖地。

    “钱可以改天再算,但只要我们保有土地和森林,我们可以做手链或其他东西,拿到店里售卖,赚些钱。”

    “比如昨天,我去抓鱼。我带一个朋友去,他说:‘嘿去抓些鱼吧,我想吃’。我撒网捕了鱼交给他,他给我20令吉。这就足够了,很好。”

    “我们不要就这样拿那笔钱(1万令吉),我们不要欠人家任何东西。”

    注:不是所有覆盖林都是森林,这仅是代表树冠覆盖率高于30%的树木和其减少程度。然而,树木减少未必是滥发森林所造成,也可能是原有的种植园地,正改种其他作物。

    本文数据引述独立来源资料,来说明森林砍伐程度。国际森林观察虽然也提供树林覆盖率增加的数据,但没有在本文引用,因其研究方法的不同导致覆盖率增加和减少不能比拟。

    本文原文为The simmering disquiet in Gua Musang,由《当今大马》英文版记者高俊麟撰写,苏颖欣翻译。

    您有何看法?

    《飞人军》夜半飙脚车(视频)

    《飞人军》夜半飙脚车(视频)

    视频取自 KiniTV

    新山内环公路玛目地亚坟场附近路段,今天(2017年2月18日)凌晨发生一起致命车祸,一辆轿车撞倒一群在马路上准备飙行脚踏车的青少年,导致8死8伤。

    当地居民向媒体表示,经常有青少年在凌晨在相关路段聚集赛脚踏车,社媒Instagram上也有一个称为新山飞人军队(Tenteraflyjb)的账户,正是一群改装脚踏车飙行发烧友的户头。

    户头上载了数个青少年夜间在马路上危险骑行脚踏车的视频,在这些视频下方看到多名网友留言,纷纷向逝世的8名青少年致哀,并劝喻这些年轻不要再于马路上飙行脚踏车,否则累人累己,让父母伤透了心。

    这个户头在晚间10点左右起,便已设定为私人户头。

    分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