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美里族的祭海节庆典

玛美里族的祭海节庆典

玛美里族(Mah Meri)是西马半岛18个原住民族之一,尽管巴生谷地区发展迅速,但他们在凯利岛(Pulau Carey)仍保持从古至今不变的生活习俗。

玛美里族人以精美的木雕手艺著称,他们与凯利岛密不可分,自雪州苏丹王朝开始就在那儿生活。虽然一名英国人买下凯利岛,后转售予森那美集团,玛美里族也没因而离开。

但好景可能不再长久,因政府打算利用这座岛兴建价值2000亿令吉的港口,这项计划料将占用100平方公里的土地,是布城面积的两倍。

马来西亚的玛美里族住在凯利岛上,自古以来有“祭海节”(Puja Pantai)庆典,是渔民感恩大海的祈祷仪式。

玛美里族的女人身穿传统服饰,到沙滩开始祈祷仪式,向大海献祭。

玛美里族人走向大海,参加祭海节,抚慰大海的神灵。

在沙滩上,玛美里人立起了一个圣坛,背后是繁忙的马六甲海峡。

玛美里族人和游客在沙滩附近等待退潮。

玛美里族人在“祭海节”上表演传统音乐。

玛美里族人在祭典开始前涂抹脂粉,做最后准备。

族人表演传统舞蹈。

玛美里女性。

为祭海节而设在沙滩附近的圣坛。

玛美里巫师在圣坛上做最后准备。

玛美里巫师,在沙滩上进行祭海节祈祷仪式。

玛美里族人在庆典上表演“Main Jo-oh”舞蹈。

表演“Main Jo-oh”舞蹈的男人,戴着标志性的玛美里木面具。

焚香的烟,用来召唤圣灵。

召唤圣灵后,参与者进入恍惚状态,需要其他族人的搀扶。

巫师协助进入恍惚状态的参与者。

玛美里族的巴丁伯(Tok Batin,村中领袖,前排左一),和其他参与祭典的族人和舞者。

从远处观看玛美里族祭海节。

祭典结束,玛美里族人离开沙滩。

祭海节的传统还会一代一代传下去吗?或是,它将在现代化发展中消失?

玛美里族“祖先日”—— 神明对游客打开大门的庆典

玛美里族“祖先日”—— 神明对游客打开大门的庆典

神明对游客打开大门的庆典

玛美里族“祖先日”

“祖先日”(Hari Moyang)是雪州凯利岛的玛美里族的传统节日,尽管凯利岛附近的区域一日千里的发展,玛美里族仍良好地保留欢庆祖先日的传统,并欢迎外人参与庆典。

今天,祖先日不但是大马人所知的节日,也吸引到外国游客慕名到凯利岛参与其盛。

每年的祖先日准确日子不一,需要玛美里族村长与祖先神灵沟通才能敲定。

凯利岛上有5个玛美里族村落,而在甘榜双溪祖达(Kampung Sungai Judah)的村民,刚于2月1日欢庆了祖先日。

祖先决定何时拜祭

该村第五代领袖代曼(Daiman Pron)受访时说,他们今年是庆祝“橡胶神灵”等其他神灵的生日。

“我告诉祖先我们所计划的祖先日庆典,然后祖先告诉我,于今年几时庆祝。”

甘榜双溪祖达在海滨所进行的祖先日仪式,称之为“Puja Pantai”,那不只是拜祭祖先,也要痊愈大海。

这些祖先是守护玛美里村子的神灵,这5个村子各自欢庆祖先日,供奉不同的神灵。

曾禁外人观看仪式

甘榜双溪祖达村民的祖先是航海游牧民族,他们之后才在凯利岛定居,因此村民与大海关系密不可分。

在“Puja Pantai”,玛美里村民将聚在村内的神灵家外祈祷。

过去,游客和公众不准观看这场仪式。

代曼说,允许游客与外人观看拜祭仪式,已获得祖先准许。

“过去,祖先并不允许游客拍照,因为那将构成干扰,但现在祖先经考虑后,已经准许。”

神明附体祭坛祈祷

在拜祭仪式结束后,村名将步行5公里到邦共沙滩(Pantai Bangkong),他们的祭坛就在那里。祭坛建在水上的高跷台上,下半部分浸在水中。

村民在下午时抵达海滩,当时正是退潮之时,允许村民可踏上祭坛。

村落乩童将坐在附近的小屋内,他们洗干净脚后抽吸烟草,好让神明能附体。

这些神明附体的乩童将踏上祭坛,尾随他们的是普通村民。在祭坛上,他们将唱歌和祈祷。

同样的,外来者能观看这历时约一小时的拜祭过程。

游客参与跳舞环节

当拜祭仪式结束后,村里的孩子手持传统舞蹈道具,开始围成一圈跳舞,游客也能参与其中。

代曼说,过去数代的村民都进行这个海滩拜祭仪式,而他的家族五代都观看这个仪式。

他说,祖先日自1980年代成了旅游景点,而在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

自行协调安排游客

凯利岛的玛美里族自行组成玛美里文化村,负责协调到访的游客,为他们安排一场文化之旅。

询及有无遭到游客骚扰,数名玛美里族人受访时说,他们非常乐意与任何人分享他们的文化习俗。

不过,随着政府拟斥资2000亿令吉在巴生凯利岛兴建港口,这对玛美里族仿佛是一个噩耗,他们担忧自己首当其冲,被逼搬离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