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模特儿的圆梦之旅

跨性模特儿的圆梦之旅

如何跨出心中那道坎?

跨性模特儿的圆梦之旅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去年某日,法丽莎如常在吉隆坡一家百货公司上班,一名陌生人,一个问题,改变了她一生。

陌生人问道:“你想成为时装模特儿吗?”

这位陌生人是莎米拉(Sharmila Ramanathan),即NativesMY电商计划创始人。她当时在找边缘群体,以拍摄屠妖节服装系列,身长瘦长的法丽莎吸引了她的目光。

一直以来,莎米拉包怀着模特儿的梦想,但身为跨性人,她总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像梦一样。”

陷入双重怀疑

然而,惊喜与兴奋后,种种疑虑纷至沓来:起初,法丽莎质疑这是骗局,莎米拉或是江湖骗子;确知NativesMY是正当公司后,她却开始自我怀疑。

她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坦言加入NativesMY之前,只曾自拍,担心应付不来模特儿工作。谈及此处,她不禁莞尔。

“我突然发现在(别人)的相机前。我需要知道如何摆姿势,及怎样是正确的角度。”

承蒙名师指导

现年39岁的法丽莎(Fariesha Adnan,见图)成为模特儿之后,不仅得以圆梦接受时装拍摄,还受前大马世界小姐塔努嘉(Thanuja Ananthan)亲自指导,学习走猫步。

“我之前挺害羞的,现在却可以更开放和人交流。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我对莎米拉心存感激。”

在此之前,法丽莎在社交媒体曾遭受恶言相向,但如今却频频接获好评,令她感到讶异,促使她考虑投身全职模特儿。

去年9月,4名跨性人与1名难民参加这场时装秀,法丽莎正是其中一人。

莎米拉的故事

NativesMY的屠妖节运动,打着时装与电子商务的口号,旨在借商业之手,协助边缘群体。

莎米拉说,其他品牌聘请专业模特儿与名人,以推广名气时,她决定另僻蹊径。

“我明白为什么这些公司要这么做,但我想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我欢迎所有边缘群体的人,但当我寻找他们时,恰巧我找到的多是跨性人。”

事实上,屠妖节也含有“希望”之意,旨在协助边缘群体,以改善他们的生活。

开心最为重要

莎米拉(见图)原在广告公司任职,工作舒适,但她想到如何融合两种兴趣时,决定退出商界,投身国际非政府组织。

不过,她创立NativesMY后,并非一帆风顺。

“现在,我与我的模特儿见面时,我会搭德士,为她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衣服)。我拿了这些包包,还擦伤自己的手。”

“不过,最终我会反问自己——我是否开心呢?我是。”

为了不受投资者限制,如跨性人不能打扮成女性,莎丽拉不惜自掏腰包,资助NativesMY。

去年,一群穆斯林跨性人入禀法庭,但最终联邦法院推翻上诉庭裁决,恢复男扮女装的禁令。穆斯林跨性人身份证写着“男性”,在打穿着女装时,有被捕的风险。

穆斯林跨性人接受易性手术后,尝试改变身份证性别,但却不果。

成自信跨性人

莎米拉冀望帮助模特儿克服自我怀疑,改善生活。

“我要Natives成为一个人人可以做回自己的平台。(跨性人)要蓄留长发,化妆(都可以),她们一般被告知这样不可。”

“到头来,我觉得这是获得工作与过上更好生活的基本技能(克服自我怀疑)……尤其是边缘群体,她们感到备受歧视,自我感觉没有自信。”

她以旗下一名模特儿为例,她热衷于化妆,但却没有自信追逐这个梦想。不过,莎米拉续说,她参加屠妖节活动后,即开始成为化妆师,为本地选美参赛者化妆,逐梦成功。

莎丽拉希望,边缘群体饱受社会歧视,导致缺乏自信,上述是一个值得学习的例子。

降低职场歧视

莎丽拉说,接下来准备为爱滋病患者发声之余,还希望与其他合作,透过社会责任计划,降低边缘群体在职场上遭受的歧视。

“当我寻找跨性人,我是真的到所有商场找。找出她们太难了……我想,她们未有机会获得体面的工作。”

“下一步就是在这方面有所改善,我希望更多公司会聘请她们,给她们一个机会。”

莎米拉相信,NativeMY在社交媒体接获不少正面回应,显示社会开始接受跨性人,但人们可以再跨出一步。

“大马人(在社交媒体)分享,但这只是唤醒关注。他们应该到最近的非政府组织,做一些事情。”

您同意吗?

更多

跨性人报道(三):法律与宗教

跨性人报道(三):法律与宗教

跨性人报道(三):法律与宗教